快手敏兒姐姐吵架截圖及快手敏兒姐姐直播是真的嗎

2023-12-07 14:23:04
天貓tmall.com > 快手直播 > 快手敏兒姐姐吵架截圖及快手敏兒姐姐直播是真的嗎

本篇文章給大傢談談快手敏兒姐姐吵架截圖,以及快手敏兒姐姐直播是真的嗎的知識點,希望對各位有所幫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詳情介紹:

壹個月多少開銷,才算是普通家庭

今天早上又去交學費了,這個月隻交了八百多,也是最少的壹個月,還是上學期有幾天沒去,感冒在傢,休息了壹個多星期,壹學期下來要五千多

我前幾天看快手,有個媽媽發視頻說,壹個月開銷衹要兩千多,而且還是兩孩子,忘記看上學沒有,當時沒有關註,我想說的是別人傢怎麽做到壹個月開銷衹要兩千,想請教壹下,反正我是怎麽節約都辦不到

後來看了評論,居然有人說,這才是普通人傢,還說像那些開銷七八千的家庭都太假,說什麽普通家庭,都是假的,我的天,居然還有這種神評論,難道我是有錢人傢,我自己都想笑,除非自己不是房奴,壹個月開銷要少很多

這兩天,我左算右算,壹個月開銷都不可能衹有兩千,壹個月房貸,寬帶加話費,水電氣費,學費,停車費,生活費,壹個月都得買點衣服什麽的,算是雜費吧!比如:這個秋季男人毛衣,襪子,孩子外套,褲子.鞋子.襪子之類的,女人就更別說了,多多少少還是買壹點,偶爾朋友小聚壹下,還有人情世故這些,算了算,還是不隻兩千,這些都是每個月基本要用的,費用每個月都是要交的,算是普通家庭嗎?

創辦嘉興醫院的夏振文

文/夏芳華

壹九二九年五月初六,我出生在嘉興。我的父親夏振文,是嘉興醫院的院長,母親沈淑英在醫院里當醫生。據說,他們是壹起留學日本學醫時的同學。後來在外公外婆的資助下,他們又壹起去德國深造。父母親留學回來,借助外公外婆的資金,在嘉興塔弄里開辦了嘉興醫院。

夏振文,濮院人。

清末留學於日本慶應大學醫學係。

畢業回國後,創辦了嘉興醫院。

在嘉興醫院開業時,上海《申報》(民國十年壹月九號)還作了如下報道:

“嘉興醫院之院址向係租賃民房,現院長夏振文以房屋狹小,特在城中塔弄內購地建造院舍,業已新屋落成,該院即於七日遷入。現定於十日起照常開診,並於開診日起,凡貧病者均得來院醫治,不取號金藥資。業已通告各界周知矣。”

我在傢排行老五了,那時大傢都叫我雲寶小姐。我們傢的孩子小名里,男孩子都有壹個“官”字,女孩子都有個“寶”字。意味著我們傢的男孩子將來個個事業有成,我們傢的女孩永遠是所有人的寶貝。

沈淑英,濮院人,名門沈氏之後。與夏振文同為留日學生。

我略懂事時,記得我大哥叫夏定華,小名叫吳官,1922年出生。大姐叫夏佐華,小名叫小寶,1924年出生。二哥夏綏華,小名叫虎官,1926年出生。二姐夏廣華,小名叫惠寶,1927年出生。我叫夏芳華,還有壹個妹妹夏繁華,叫多寶。壹個弟弟夏益華,小名叫益官。

其實,我父親在我母親之前,曾經有過壹段祖父祖母包辦的婚姻,生有壹個兒子叫夏國華。女方是個村姑,因為文化程度和感情差異實在太大,就分開了。而我母親沈淑英是出生在非常富有的家庭,當時,壹個大傢閨秀如果嫁給別人做二房是沒有面子的。所以,很小的時候媽媽就告訴我們:要是有人問起父親的前段婚姻和夏國華大哥的事,妳們都要否認,並且與他們不能有任何壹點聯係。

我是壹個乖乖女,大人的話我是全聽全信,並且都努力照做的。

但是,現在看來有些事還是做得不太合適的。

孩提時代:幸福的回憶

我小時候的傢,就住在嘉興醫院裏面壹幢三上三下的樓房里。住房前麵有個大花園,住房後麵還有壹座山,山上有很多桑樹,每年結很多很多的桑果。有時放學後,哥哥姐姐帶我們偷偷溜出去采桑果吃,黑色的是最甜的,我非常喜歡吃。

後來,母親知道了,她不許我們吃,說吃這樣的東西不衛生,也不安全。

當年的嘉興醫院不復存在了,在記憶中,醫院的大鐵門與這張圖片很相似。

有壹次,我們又去後山采桑果了,吃得滿臉都是桑果汁。回來後,母親問我們有沒有去過後山?我們怕挨批評,就都說沒有去過。母親有點生氣了,說:“在妳們的臉上都告訴我妳們說謊了。孩子要說老實話。”而且,她還講了說謊的危害和不能吃桑果的理由等等。

從此,我們知道了做人是不能說謊的,不然會失信於人的,會被人看不起的,將來不好做人的。

山下麵還有壹條小河,我們傢還有壹艘說大不大、說小又不小的漂亮汽艇,停在後門口的小河邊上。這條汽艇是我父親出診時的專用艇,我們小孩子從來都沒有坐過。但是每年的6月24日,我們全傢老小,加上爸爸的朋友,都要租壹條當地有名的絲網船去南湖遊玩壹天壹夜。並且,帶上廚師在船上燒菜煮飯。大人打麻將,我們孩子們就在船上玩。吃的東西也很多。這壹天是壹年中和父母相處時間最長的壹天。也是過得非常開心的壹天,每年就盼著這壹天快點到來。

南湖中的遊船

除了遊南湖,我們最盼望的就是過年了。

每到大年三十,大廳里放了兩張方桌和壹張長臺,長臺上分別放著寫有非常漂亮顯眼的“福、祿、壽”三隻大瓷瓶。壹盤用金桔壹個壹個從小到大堆起來的元寶。長臺上麵的空中還吊著壹條大魚,相應的在長臺下麵的新腳桶里還養了壹條大魚。象徵我們夏氏傢族從上到下都年年有余。

兩邊的方桌上麵放滿了各種菜肴,是祭奠老祖宗的。特別清楚地記得其中的壹張方桌上,每年都要放壹個大豬頭,周圍還有很多盤菜。

到了晚上就更熱鬧了,大蠟燭把大廳照得透亮透亮的。大人們吃過年夜飯就開始打麻將了,我們小孩子今天也不用在規定的時間睡覺,可以盡情的玩耍、嬉笑和奔跑,那些糖果啊,小點心啊,水果啊,更是應有盡有。很晚很晚,我們累了,但是不管怎麽晚睡覺,第二天我們都會早早的醒了,迫不及待地打開枕頭邊爸爸媽媽為我們準備的祝福箱。哇!裏面裝得滿滿的:有新衣服、新袍子、新皮鞋、新襪子、反正從頭新到腳、學習用品,誰缺什麽補什麽,還有好多好吃的食品和壓歲錢,在我們眼里真是琳瑯滿目啊!開心極了。

住宅前麵有壹個大花園,是我們玩耍的地方。花園里種了許多石榴樹,我好愛石榴花,火紅火紅的真好看。更喜歡石榴花開,因為石榴花開了,就意味著我們快放假了。

住宅再往前就是醫院的住院部。住院部的兩旁還有兩個大花園,這兩個花園是專門供患者散步休息的,我們小孩子壹般不過去的。

我們傢的三個花園里,種有兩棵大蘋果樹和四十幾棵水蜜桃樹。每年第壹批成熟的水果,我們都不能吃的,都要先送到外婆傢孝敬長輩的。還有,在飯桌上長輩沒有動筷子,我們是決不能先吃的。所以,我們從小就被潛移默化了,要敬長輩、愛長輩。這個美好的傢訓壹直延續至今,所以我今年87歲了,壹直盡情享受著所有晚輩的尊敬、孝順和愛戴。這是我的父母遺留給我的精神財富啊!

平時,父母親每天都很忙,從來都顧不了家庭的。我們的生活起居,都是由姑媽和嬸嬸們管理,大姑媽掌管廚房,二姑媽管穿著。我們每天起床洗漱後,都要吃壹口清魚肝油。這就是醫生之傢的養生,要從小開始的養生之道啊!

早餐的米燒粥裏面都要放雞蛋、豬油和少許鹽花,吃粥菜更是品種繁多,但是我們最喜歡吃的就是皮蛋、火腿片油條和花生米。二哥綏華是個吃貨,每次不吃完三片火腿六塊皮蛋絕不放筷子的,這就是二哥“皮六火三”綽號的由來。

我們每天上學來去都是有黃包車接送的,放學回傢我們每人有壹包點心,吃好後就回到我們的書房里做功課,有家庭教師管著的。那時,“要強”是我的內在潛力(用現在的話講就是內心很強大),我的學習成績很好,要是哪天不小心考了個第三名回傢就會大哭壹場。

說來也很好笑,我小時候很喜歡生病,特別是很會生凍瘡。因為壹生病就可以在父母的書房里睡覺,可以直接享受父母的細心照料,離父母很近,好開心。

我爸爸媽媽從來不舍得打我們壹下,但要是誰做錯了事呢,也是要懲罰的。我們叫“跪香”,就要跪壹支香的時間,思考、反省。我們傢的保姆衹要看見我們中有人跪香了,立馬就打電話請吳律師來傢,他是父母的好朋友,衹要他壹來我們就解放了,哈哈哈。

我們傢有兩輛黃包車,其中壹輛是我母親出診時專用的。我父親出診,通常是坐轎子和汽艇。

所以,那時我們傢雇的傭人也很多,照顧我們的有奶媽、保姆,花園有花匠,黃包車有車夫,轎子有四個轎夫,壹名家庭教師,還有姑媽嬸嬸們做管傢……好大壹個傢啊!

傢破人亡

侵華日軍自1931年九·壹八事變侵吞我國東北後,為進壹步挑起全麵侵華戰爭,陸續運兵入關。到1936年,日軍已從東、西、北三麵包圍了北平(今北京市)。從1937年6月起,駐豐臺的日軍連續舉行挑釁性的軍事演習。1937年,駐華日軍悍然發動了“七七事變”,日本開始全麵侵華,抗日戰爭爆發。

父母把我們送到鄉下夏傢岱,他們倆帶著大哥留在嘉興醫院搶救國軍傷員,醫院里的傷員太多了,斷胳膊缺腿的到處都是,連走廊上也搭滿了病床,真是慘不忍睹啊!父母親跑前忙後的拚命工作著,後來大概是漢奸的出賣,日本人飛機的兩顆炸彈把醫院炸了,醫院無法繼續工作隻好停業。父母隻好離開醫院把我們壹起帶到濮院,每天壹傢人在壹起,學校不能上課了,父母就在傢里教我們學文化、講日語和唱日本歌。

那天母親正好教我們日語“誰呀”(日音:嘟那大帶撕噶),我和廣華姐在後門里講日語,感覺有點餓了,於是壹邊說著剛學的詞,壹邊蹦蹦跳跳地跑去廚房間,正好有兩個日本人在門外經過,聽見裏面有人講日語,就開始狂敲門了。我們倆不懂事,就與他們門里門外用日語聊天,開始感覺還很開心,不知不覺就開了門,進來了兩個日本人。

當時,他們好像很客氣,到裏面和我父母談話,我們聽不懂。

待日本人走後才知道,我們倆闖大禍了。日本人知道父母親會日語,要我父親做維持會會長,要母親為日本人看病。母親以身體不好的理由婉拒,日本人不相信,父親壹急,當場吐血,日本人大驚,問是什麽病,母親知道日本人最怕肺病,就說是肺病,他們趕緊捂著鼻子,邊走邊說:“妳們好好考慮考慮,我們改天再來。”後來,每天來兩個日本兵登門糾纏。

於是,在壹天深夜,全傢人租了壹條船,悄無聲息地從濮院出逃到了上海。

當時,廣華姐姐九歲,我七歲,壹點都不懂事,還很開心,壹路上碰到日本人來檢查,我們就唱日本歌,他們看看就走了;中國人來檢查,我們就唱中國歌。父母看到我們很聰明,也很開心,就這樣壹路順風到了上海。

到上海後,我們租住在上海大舞臺的樓上,晚上的南京路,霓虹燈不停的閃爍,燈紅酒綠,歌舞升平,旅館里舞女晚上來來去去很吵,我們沒法睡覺。

父親身體本來就不好,心情又很差,還時不時有人請他去看病,沒有幾天父親的病情加重了,到上海的第十三天就離開了我們。

傢里的擎天柱倒了,母親很悲傷,為了紀唸父親,就用《鬆花江上》的歌曲,改編了紀唸父親的歌詞教我們唱:

我的傢在嘉興南湖邊上

魚米之鄉 風景秀美

美麗的花園 奔跑的童年

我的傢在嘉興南湖邊上

那裏有 兄弟姐妹

還有那 父親 和 母親

九壹八 九壹八

從那個悲慘的時候

九壹八 九壹八

從那個悲慘的時候

失去了我的父親

失去了幸福的傢園

流淚 流淚

我們的心正在滴血

哪年 哪月

才能夠回到我那可愛的故鄉

哪年 哪月

才能夠收回我那無盡的寶藏

父親啊 父親啊

我們隻能在每個夢中再相聚……

那時我七歲,最小的益華弟弟才兩歲。母親隻好把二姐廣華和二哥綏華讓人帶走,自己帶著五個孩子開診所看病,堅強的生活著。

父親走後,我們的生活越來越不穩定了,我記得在上海大約有二三年的時間總是租不到合適的房子,因此壹直在搬傢。母親還是努力讓我們幾個學齡孩子上學,但經常是早上出去上學下午回來傢換地方了,傢壹換地方,我們的學校又要換了,換來換去我好像壹直在讀三年級,讀到後來我產生了厭學情緒,經常想賴學。

我母親考慮了後決定還是回濮院,先後在濮院、桐鄉,借人傢的房子開診所,都是因為地段不好或房子太小,壹直動蕩不定。最後在烏鎮,找到壹處比較合適的房子,就穩定下來開了壹個小型醫院,請了兩個醫生、壹個護士。

我呢,因為搬來搬去沒有好好讀書,真正的連小學也沒有畢業。在我童年的時候搬了無數次的傢。傢具啊,衣物啊,都遺失了不少,但是我們傢有四幅虎、馬、羊、狗的鏡框畫總是帶著走的。後來,我聽傢里人說,這是代表忠、孝、節、義的意思。可見我們的前輩是很註重這方麵的自律和教育的。

開了醫院以後,勤勞善良的母親更忙了,每天都是起早摸黑的,碰到貧困的老年人看病還不收錢。那時烏鎮非常亂,中國軍隊和日本人打來打去。母親就偷偷地在晚上幫國軍的兵治槍傷。有壹天晚上,我親眼看見母親從國軍兵身上把子彈取出來,包紮後把他藏在柴間里。壹晚上媽媽都沒有合眼,早上母親就叫我去給傷員量體溫,換傷口的紗布,我就學著母親的樣子,非常認真地做了壹切,母親看了當場就表揚了我。

不多久,日本人把媽媽叫了去,我親愛的母親從此就沒有回來。當時有目擊者傳出來說,母親是被漢奸出賣後被捕的,這個女人硬得不得了,視死如歸,大罵日本人。日本人氣急,用刺刀去捅她,她還用兩隻手去奪刺刀呢,那個刀多快呀,她的幾個手指頭當場就掉在地上,就這樣日本兵壹刀壹刀地戳她,她自始至終都沒有叫過壹聲!

至今,我們都沒有見過母親的屍體。那時我衹有十三歲。我不知道當時我的我外婆外公舅舅他們都去哪裏了,怎麽沒有人去打聽打聽母親的下落啊!

我記得我父親自從日本人打進來就壹直擔心我們傢會傢破人亡,而在日本人的殘害下,我們傢和中國千千萬萬個家庭壹樣,悲慘地傢破人亡了。

在這期間,我的大哥在南京醫學大學讀書,因為生了壹個疔瘡死在了大學里,我的大姐在咖啡廠工作,不知得了什麽病也死了,後來聽說也是日本人的刺刀挑死的。

我們連媽媽和大姐的屍體都沒有看見。多麽慘痛啊!

丈夫的出現

母親失蹤(遇害)後,廣華姐姐把我和益華弟弟帶回嘉興,原來三上三下的住宅被日本人占居了,我們隻能住在住院部的二間病房里。每天無所事事的我,就帶著弟弟益華和院子里的小朋友們玩耍和壹二壹的做操,儼然壹個“孩兒王”的架勢。

就在我們玩耍的院子上麵,我經常看見有個年輕人借住在隔壁顧律師的房子里,他們傢的陽臺正對著我們院子,經常在窗口看著我們做操,有時還贊揚我們,有時在樓上倒水下來,說是幫我們花園澆花,挺好玩的。後來他又經常來報社玩( 這個報社是租用我們傢的房子做辦公室的)。

漸漸的,我們認識了。他叫楊頌堯,比我大五歲,每天梳洗的幹幹凈凈,談吐舉止也比較得體大方,反正壹點都不討厭。

他傢的傢境不是怎麽好,學校里畢業了就等於是失業了,現在嘉興的這個工作是他二姐夫介紹的,說是衹要學習幾個月就可以工作了,是做拍電報的工作。當時他也年紀小,隻知道有工作就行了。

就這樣相安無事的過了幾年。

青春時代的楊頌堯

我到了十六歲那年,有壹天楊頌堯對我說,他要調到金華去工作了,可以帶我出去,並想辦法讓我讀書。我呢,也沒有人可商量,出去讀書也蠻好,有了文化將來可以找個工作賺錢養活自己啊。就毅然離開了嘉興,跟他來到了金華,天呀!這里哪裏有學校啊,就是有學校,他也沒有這個經濟能力供我讀書呀。

他的單位給了我們壹個小房間,有壹張床、壹張桌子和兩把椅子,我們就住在壹起了,糊里糊塗的做了夫妻。我們每天吃飯都是到單位食堂吃的,那裏夥食很差,很差。飯里都是石子,讓人無法下嚥,粥里混有小蟲子。我是從有錢人傢出生的,從來就沒有看見過這種飯菜,開始我拒絕吃飯,後來肚子實在餓了又沒有辦法,隻好吃了。那不是吃飯,簡直就是吞飯呀。沒過壹二個月,我突然變得特別的饞,想吃這個想吃那個,但是什麽都吃不到。

頌堯的母親知道我是懷孕了,就叫頌堯帶我回去在吳鬆的德興素菜館為我們辦了兩桌酒算是結婚了。沒有什麽官方的登記,也沒有結婚證明。婆婆給了我壹個金鐲子 ,上麵雕有龍和鳳。

頌堯的工作是拍電報,可也沒見他壹個月拍幾份電報,上班天天在宿舍里陪著我,偶爾看見他們單位抓了個人進來,關了幾天就被轉走了,我們倆還曾經省下饅頭偷偷的給他們吃。

頌堯和壹起工作的同事都不願意在這里工作,晚上偷偷到外面的旅館商量怎麽離開這里去中國軍隊。有壹天,壹個電報員要走了,頌堯把自己的衣服背心和箱子都送給了那位同事。本來頌堯想壹起走的,苦於我已經大肚子了,不能走了。那個電報員走了以後,也壹直沒有音訊。我們也從金華調到了紹興,住在老百姓傢里。

1945年5月14日,我的大女兒出生了。那時,婆婆就來照顧我們。我是在杭州頌堯的二姐楊愛娟傢生的倩兒。坐月子借在他同學傢的樓梯下,用兩塊闆做床,壹隻方凳給嬰兒睡,婆婆睡在竹椅子上。頌堯天天在我們身邊陪著我們,不上班也不用請假,滿月後我們壹行四人回到了紹興,婆婆壹直陪我們到1945年9月3日。

抗戰勝利了,中國軍隊接管了頌堯的單位。頌堯和留下來的那些同事趕快主動交出了所有電臺器材後各奔東西了。我們拖老帶小的沒有辦法,就請求部隊上的人把我們壹起送回上海。

回到上海已經是晚上了,我們沒錢住不起旅館,就在馬路上睡了壹晚上,第二天回到了丈夫的娘傢:吳淞同心路44號。

夏芳華的婆婆

幾個月後,聽說郵局在招工了,頌堯因為年齡還不夠格,就借了同學的畢業證去報名,總算混進去了,分在上海市區當郵差(現在叫投遞員)。當時我丈夫的名字就叫“蔡粹英”,到解放後才把名字改回來的。

我們就在上海現在的長春路租了壹間竈壁間(現在叫廚房)作為居室。1947年的7月21日,我生下了二女兒觀群。靠著丈夫每天日曬雨淋的奔波賺回來微薄的薪水,勉強的養活著我們壹傢五口。

婆婆領著夏芳華的二女兒楊觀群

1949年上海解放了,我兒子晉夫出生了。我們傢人口越來越多,竈披間住不下了,婆婆用畢生的積蓄,又借了些外債,用六根金條頂下了位於虹口區四川北路1999弄26號底樓朝北的三間房子。

總算有了自己的房子,生活基本穩定了。傢里全靠我婆婆打理,我從小就嬌生慣養,什麽都不會幹,看著婆婆忙里忙外,心里急啊,想跟她學做雙鞋吧,結果做了雙像“糞攤船”的鞋,幾個姑娘們都看不起我,經常笑話我,我好郁悶的。但是,我婆婆從來不說我的,還幫我罵她的女兒們:“伊還小來,是不會做的。妳們會做,哪能不幫伊做幾雙啊!還好意思笑。”

上海四川北路1999弄26號的傢

我婆婆的臉相本來長的很嚴肅,平時也不大言笑,經她這麽壹說,從此再也沒有人敢取笑我了。

我婆婆生了三個女兒,後來天天去廟里燒香求菩薩,四十歲終於得壹子,就是我丈夫,喜歡的不得了的。現在又得壹大傢閨秀做媳婦,她光彩的不得了,美著呢,所以事事偏向我們的。

到了1951年,我生下四女兒觀敏,傢里生活更困難了。我尋思要出去找個工作替補傢用,因為丈夫在郵局工作,我就在郵局的託兒所找了壹份工作。

由於敏兒太小不能帶到託兒所,隻能找壹個奶媽送到她傢寄養。我們每月除了給報酬外,還買奶粉、鈣粉、衣物等送去,誰知那個奶媽是個自私的小人,不但我的女兒吃不到她的奶,還把我們的衣物和鈣粉給自己的孩子享用,等到兩歲我們領回孩子的時候,因為缺鈣和長年累月尿布太寬厚造成雙腿外旋成〇字形,我心疼的直哭。

回來後我發誓要治好敏兒的腿,於是我們夫妻倆到處打聽,得知在巨鹿路那裏有做鋼架皮鞋的,我們不管多少錢也要帶了孩子去看看,結果付了七十多元錢,那時是我和丈夫倆壹個月的工資。到取鞋那天,我們看到,天啊!這雙皮鞋的鋼架壹直穿到大腿上,要日夜穿著不能脫下來,直到糾正為止。因為小孩子的骨頭還軟,硬是要把骨頭矯正掰直了。另壹方麵加強飲食和輸入鈣質。

她已經快兩歲了,穿著鋼皮鞋走路,兩條腿筆直筆直的,膝蓋是不能彎曲的更不能在痰盂上小便。經常拉屎在身上,遭到我們傢保姆阿姨的訓斥或毆打,我們上班又看不見,是鄰居告訴我們的。我的孩子可是受苦了。艱難的度過了快壹年,敏兒的腿好了。但是再困難,她的鈣片每月總是先買好壹大瓶300粒裝的,壹直吃到她八歲。

這就是喜歡舞蹈的楊觀敏在教舞

現在我的敏兒特喜歡跳舞,而且跳的很好,曾經是壹個舞蹈老師,現在在社區也做舞蹈老師,沒有人會相信她曾經是〇型腿啊!由於當初的堅決,總算沒有在敏兒身上留下遺憾,要不會害了她壹輩子的。

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十八歲那年,我已經是六個孩子的母親了,傢里雇了壹位保姆幫忙。其實我也不想生這麽多孩子的,苦於那時根本沒有什麽措施可以采取的,到1956年6月8日不得不開刀結紮輸卵管。

由於孩子多、條件差,我的身體狀況差到極點了,1957年8月我被診斷得了子宮頸癌住進了郵電職工醫院。頌堯跟我說:要是我的病生在解放前,早就死了,因為解放前住院壹晚上就要二擔米,而我現在的醫藥費都是國傢負擔的。

我聽了很感動,是共產黨救了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壹定要配合醫生積極治療,他還借了《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書給我看,我更堅強了。

年輕時代的夏芳華

我住院期間,丈夫更辛苦了,每天下班都要騎自行車來醫院陪我。從郵局到醫院路很遠的,我記得有壹次丈夫燒了壹鍋牛肉湯給我吃,我正在做化療吃不下,讓他拿回去給孩子們吃,他以為我是省給小人吃,硬是不肯帶回傢。天太熱了,他回去以後,我也倒了,太可惜了。

出院後傢里條件差,孩子多是沒法好好休息的,單位領導就把我安排到杭州屏風山療養了兩個月。我何德何能啊,什麽貢獻也沒有,卻得到了黨和領導這麽多的關心,我心里默默的下了決心:將來我壹定要好好工作,報答壹切關心我愛護我的人。

夏芳華在杭州療養

療養回來後,在傢又休息了將近七個月,我堅決要求上班了。那時託兒所已經搬傢了,領導就安排我先去集郵公司上班,後來進學習班,學電話接線。

夏芳華在杭州療養

為了報答黨的恩情,我不管自己的身體情況,不貪圖安逸,主動提出去郊縣工作。哪裏需要,我就工作在哪裏,不會幹我不怕,我就認真虛心向老同誌學習。做了壹段時間,又調到吳淞做話傳電報。郵局里的崗位很多,有時其他崗位上缺人怎麽辦啊?我會自告奮勇上去頂班當營業員,沒有人教我,就坐上去就做了,我看看旁邊的同事怎麽做,我就照著做,我覺得衹要自己肯學、細心,也能做好的。

後來聽我丈夫說,郵局營業窗口這個位子,在舊社會是要有大學畢業文憑才能做的。

那個時候傢在上海,我在吳淞上班每周坐小火車回來壹次。每逢星期六,我的寶貝們,大的帶著小的,在天通庵路的小火車站接我。我看見他們壹個個都很乖,心里特高興。但是畢竟沒有母親在身邊照顧,孩子們都臟兮兮的,我看了又很心酸。回傢我就又忙開了,給孩子洗頭洗澡換衣洗衣,每次都要忙到很晚,當我們看著壹群幹幹凈凈的孩子圍著我們夫妻倆,興奮地講著他們學校里的趣事,那個時候我特別滿足。

幾年後領導又壹次照顧我,從吳淞調回上海市區,和我丈夫壹起在人民公園對麵的郵政局(上海市北區第33局)。我們倆在壹個局里上班,可以互相照顧了。因為33局地處鬧市,每天的業務量很大,工種項目也特別多,我從來就沒有害怕和討厭過工作,反而認為這是鍛煉我的好機會,雖然我文化低,身體差,但我內心很強大,我告誡自己堅決不能做第三名,不是第壹就是第二。於是在傢里買了地圖,小黑闆,壹麵看壹麵寫壹麵背,不懂的就問丈夫。

那時,我年紀輕膽子大,工作壹絲不茍,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局里什麽崗位我都可以上了,包裹臺、匯款窗口、前臺、後臺,甚至是會計的位子,我都會上。號稱多麵手和快手夏。最突出的表現就是從來沒有出過什麽差錯,準確率百分之百,什麽事衹要交到我手上,領導就放心了。所以每次評獎金,我總是壹致通過得壹等獎或二等獎,我也感覺自己很自豪。每次拿了獎金回來,就給孩子們添置衣物。

雖然工作很辛苦也有成就感,但是我的身體狀況壹直是非常不佳的。有時做會計的位子,晚上要等所有窗口上的同事帳軋平交到我這里,我才能做總賬。經常是,從人民公園走到到1路電車終點站,那裏的末班車也開走了(本來1路是到靜安寺終點站,後來縮短路線到上海醫藥公司後麵。)

我丈夫在工作上也是認真負責的,幾年來從投遞員升到發行員,後來夥同壹些同事壹起下班後搞技術革新,那時根本沒有計算機、電腦之類的先進東西,他們硬是靠自己笨做加巧算,經常是通宵達旦,我就在單位給他們做夜宵吃,甘當他們的後勤。最後,終於成功發明了包裹自動分揀機和自動郵票售票機。

當時,局里的領導和同事都非常佩服我們夫妻倆。我記得局長對我們說:妳們倆夫妻真是了不起的將碰將啊!

因為丈夫的發明卓有成效,馬上就被調到上海郵政機械廠,繼續發揮才能,因為他小時候也沒有讀很多書,感覺知識不夠,又自費去讀夜大學。

那個時候我們傢不用保姆了,丈夫每天早上要去菜場買菜,八個人的壹天或者二天的食品,每天每天都是丈夫壹大籃壹大藍的拎進來,這是進口,還有出口,也是丈夫每天天蒙蒙亮就把馬桶拎出去,早上還要趕在孩子們起床前洗涮好,他為了照顧我什麽事情都搶著幹。

上海郵政機械廠工作壹景

我們倆每天都忙得不亦樂乎。因為郵政機械廠址就在我們傢後麵的橫浜路上。離傢近了,領導又看我晚上因工作經常坐不到末班車,主要是1路有軌電車改道了,從南京路人民公園到上海醫藥公司,有壹段路要步行,我壹天下來很累了,路也走不動了,我們領導知道後又考慮想通過五個人輪調,然後將我調到離我傢最近的郵政7支局工作,大約壹個星期後,調動工作順利結束,我也按時去7局報到了。

這樣我方便多了,連每天中午半小時吃飯都可以回傢吃,我打心眼里感激黨和同誌們這麽關心愛護我。

事隔半年後我才知道,我的工作調動原來不是那麽簡單耶,是靠我平時練就了壹手基本功和待顧客似親人的工作作風,通過了暗訪考試。原來7支局的領導得到可靠消息,說將要調過來的夏是個體質較差的人,那個時候每個單位都希望進來的是強手,後來7局的唐慎局長親自來33局暗訪我,足足看了我半天的工作狀況,點頭應允:可以接受。

後來我們熟悉了,局長才告訴我,工作時妳精力充沛,思想集中,態度謙虛,嚴格執行窗口業務操作法,是個不可多得的熟手。得到領導這樣的評議,我為自己以前的所有艱辛付出感覺值了。

年輕時代的夏芳華

人生壹世,糊塗難得,難得糊塗。活得過於清醒的人,反倒是糊塗的;活得糊塗的人,其實才是清醒的。糊塗壹點,才會有大氣度,才會有寬容之心,才能平靜地看待世間的紛紛擾擾;糊塗壹點,才能超越世俗功利,善待世間壹切,身居鬧市而心懷寧靜;糊塗壹點,才能參透人生,超越生命,天地悠悠,順其自然。

作者:admin | 分類:快手直播 | 瀏覽:2 | 迴響: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