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樂隊抖音(抖音網紅村口樂隊)

2023-11-07 18:32:19
天貓tmall.com > 直播平臺 > 村口樂隊抖音(抖音網紅村口樂隊)

本篇文章給大傢談談村口樂隊抖音,以及抖音網紅村口樂隊的知識點,希望對各位有所幫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詳情介紹:

走出傢鄉的潮汕樂隊“六甲番”:用民俗古語唱出兒時記憶

“風吹藤動,藤動。無電啦無電啦。大人欲點燈撐船過暹羅,大人邊拍蚊邊點燈。”來自潮汕的六甲番樂隊,輕語淺唱著兒時傢鄉壹個停電的夜晚。這類關於傢鄉回憶、老壹輩口口相傳的故事,自9年前開始被六甲番樂隊記錄進歌詞里。

六甲番用外人無從聽懂的潮州古語,把傢鄉的祭祀民俗等記錄到歌詞之中,他們撥響琴弦,輕唱那個流淌著韓江的溫潤故鄉。

在主唱李四順看來,樂隊並不需要“大火”,樂隊創作的目的在於記錄發生在潮州城的那些人和事,能像壹杯功夫茶壹樣喚起潮汕人腦海深處的童年回憶;另壹方麵,他們希望用“共通”的旋律作為載體,對外傳播潮汕文化。

六甲番樂隊。

藝名源於潮汕老話“平安四順”,年少休學聽搖滾度日

李四順的原名為李哲,他在廣州壹傢醫院從事著壹份朝九晚五的會計工作。近9年來,他壹直利用業余時間“經營”壹支致力於創作潮語民謠的樂隊——六甲番。

為何取藝名為“四順”?這源於老傢長輩們在古廟里祈福時,嘴里常唸的壹句話,“保佑全傢老小平安四順”。

生於1984年的李四順來自潮州浮洋鎮,在那片音樂的“荒原”,壹段刻骨銘心的少年往事和傢里壹把舊木吉他給了李四順民謠啟蒙。

李四順向南都記者回憶,上世紀90年代,還在上小學的他因為壹次意外被大麵積燒傷,他在不間斷的治療和復健中度過了兩年半。

“休學,除了去醫院復診幾乎不出傢門。”李四順回憶,持續不斷的疼痛和皮膚變化帶來的自卑,讓他壹度陷入迷茫和忧鬱。他在傢的消遣方式有限,要麽聽姐姐的搖滾樂磁帶,要麽聽傢里老人“講古”,嘗試聽懂老壹輩人在動蕩歷史中的那些生活碎片。

演唱中的主唱李四順(右)和巴揚手風琴手李瀟男(左)。

姐姐的壹把舊木吉他和陳舊的磁帶,最能讓李四順的註意力從苦悶中轉移。黑豹、唐朝等上世紀90年代紅極壹時的搖滾樂隊,讓李四順對搖滾、民謠產生了興趣,他嘗試掃動舊吉他上的琴弦,尋找磁帶里那些音樂的節奏和韻律。而後上了初中,他甚至用奶奶給的零用錢偷偷去找音樂老師上吉他課。“當時才剛學會掃和弦不久,我就開始創作壹些小曲目,壹筆壹劃記在筆記本里。”李四順回憶。

“小時候的我是自卑的,衹有在彈吉他唱歌時才能找到壹點自我。”李四順對吉他的迷戀自此開始,到廣州上大學後,他開始在學校里玩樂隊,省吃儉用就為了攢錢多看幾場Livehouse(音樂現場)。

2009年,他和自己的發小蔡澤雁找來另壹位同樣來自潮汕的貝斯手,組成樂隊,取名“六甲番”。李四順向南都記者解釋,他小時候常聽奶奶講,絕大數潮汕人腳丫小趾頭都有指甲分瓣,這是潮汕人壹個顯著的遺傳特徵,由此,潮汕人曾被稱為“六甲番”,取這個名字,就是為了標記樂隊“潮汕”的這壹屬性。

六甲番樂隊成立至今9年多,成員更替過數次,慶幸的是,每壹個加入樂隊的成員都是潮汕人,理解並喜愛潮汕文化,且能在李四順所寫的歌詞里找到關於傢的回憶。

六甲番不是壹支“全職”樂隊。

除了做會計的李四順,其他樂隊也有自己的主業,有人從事演出策劃,有人還是在校大學生。但這絲毫不影響他們利用周末時間相會排練房,木吉他、巴揚手風琴、手鼓等五件樂器同時被彈奏出同壹個和弦,在多次磨合中碰撞出極具閩南風味的旋律。

“旋律是共同語言”,歌里融入潮劇文化

李四順是樂隊曲目創作的主力。在潮州浮洋鎮的20年成長經歷和從小到大聽奶奶講的故事,成了他的素材庫。

奶奶講故事的場景也曾被李四順寫進歌里。

歌曲《芻狗之歌》寫的就是幼時某個停電的夜晚,他們搬著凳子來到村口,和鄰居們點著燈嘮傢常的場景。這段兒時回憶也讓長大後的李四順有所感悟,離開傢鄉的人們在大城市里隨波湧動,各式信息科技設備快速推動著人們向前走去,再也沒有那些停電的夜晚來讓人們停止腳步,復盤曾走過的路。

李四順還曾大膽地將潮劇《柴房會》的經典片段唱進歌曲《朝代尾》中,那是壹段關於奶奶娘傢的回憶。

歌詞取材於奶奶娘傢做香煙生意的故事,那時日本人占領潮州,為了避開日軍關卡,她們隻能悄悄將香煙藏在身上,做完買賣再在深夜翻過山嶺回傢,而山腳就有日本人設立的防線。

歌詞“弟矮來到阿嫲的懷里/個妳啵啵許陣淒慘個日本年/為著生活做生意走防線”描述的便是這壹場景。(歌詞翻譯:小弟來到奶奶懷里/給妳講講那個淒涼的抗日年代/為了生活做生意走防線。)

李四順堅持用潮汕字典中的“正字”來寫歌詞,如用“奴仔”代替“孩子”。

“在那個特殊的戰爭年代,每個潮汕小人物的故事,當地的每壹句俗語,都是那片土地歷史的壹部分。”李四順樂於將老壹輩人的回憶,潮汕人口口相傳的俚語記錄歌詞中,潮劇、韓江、古廟、敬神民俗等極具潮汕風味的元素都被納入六甲番的歌詞中。

李四順還堅持用潮汕字典中的“正字”來寫歌詞,如用“凝”代替普通話中的“冷”、用“食”代替“吃”、用“烏”代替“黑”,目的是盡量保留歌詞所要傳遞的潮汕韻味。“牠是壹種很有地方特色的方言,翻譯成普通話後,很多意境就傳遞不出來了。”

李四順並不擔心聽眾無法讀懂歌詞的意思,他認為旋律是“共通的語言”,當人們被小曲打動,自然會去探究歌里的故事,甚至了解整支樂隊的背景。打個比方,很多人不懂外語,但這並不影響他們在欣賞歐美、日韓歌曲時體會其中所要表達的情緒。

六甲番樂隊在編曲中加入潮劇的元素,他們在間奏中用鋼琴音色插入潮劇的經典旋律,配上戲曲樂器木魚發出的、短促而明亮的似馬蹄聲。

六甲番樂隊還嘗試在編曲中加入潮劇元素,尤其是在現場演出時,他們在間奏中用鋼琴音色插入潮劇的經典旋律,配上戲曲樂器木魚發出的、短促而明亮的似馬蹄聲,讓潮籍聽眾耳目壹新。

曾對空蕩的觀眾席演唱,但熱情從未被澆滅

“以方言歌曲創作為主調的樂隊受眾麵必然是偏窄的。”

樂隊成立近十年,李四順明白,實際上知道六甲番樂隊的人並不多,喜歡的人更是少數。樂隊成立的最初幾年,他們開始在潮汕地區以外辦專場演出,臺下坐著的數十號人衹有極少是潮汕人,還有壹大部分觀眾是來看熱鬧的。

“沒人聽我們唱歌怎麽辦?那我們可以唱給‘老爺’聽。”(“老爺”,潮汕話意為天上的神明)談及那些尷尬的演出,李四順如此自嘲。

他回憶,樂隊曾受邀出席壹次草莓音樂節演出,他們上場時正好趕上飯點,臺下觀眾散了七八成。李四順還是帶著樂隊其他夥伴以最佳狀態完成40分鐘的演出。“當時有些失落,我們就想象自己在老傢村里古廟前的戲棚上唱戲,夜深後臺下沒有觀眾,臺上的人也要把戲唱好,因為這是唱給神明聽的。”

即使常被潑冷水,六甲番樂隊創作潮汕民謠的熱情從未被澆滅。李四順告訴南都記者,其實樂隊並不想出名,更不惜奢望成為壹支“大眾樂隊”。相比鮮花與掌聲,樂隊更追求在演奏吟唱時能“回傢”——在四五百公裏外的小排練室里,衹要閉著眼睛哼起小曲,就可瞬間“穿越”回村子里停電的夜晚,或是風箏飛滿天的秋日午後,或是來回潮汕的高鐵上,車廂里彌散著的橄欖氣息。

曾經有專業的音樂人這樣評論六甲番的作曲和作詞:“如果有壹天,圈內有人在研究方言樂隊時,六甲番會像寶藏壹樣被挖掘出來。”果不其然,今年8月,六甲番的《急水塔》被選入國內壹知名音樂平臺推出的方言民謠合輯,是該專輯里的唯壹壹支潮語歌曲。

9月12日,以《青橄欖之味》為主題的演出在廣州壹小劇場開演。受訪者供圖

9月12日,以《青橄欖之味》為主題的演出在廣州越秀壹小劇場開演。臺下數十位來自五湖四海的觀眾像在聽讀書會壹樣,手捧著歌詞本,在偏僻的正字里試著理解六甲番唱的每壹句潮語歌詞。演出完畢,有壹觀眾提問:“為什麽堅持用潮語歌唱?”

李四順答道,每壹個離傢的人都會慢慢改變,但鄉音不會消失。而他們正是用鄉音把潮州古味鎖在歌里。這些歌記錄著發生在潮州城的那些人和事,“是記錄,而不僅僅是歌頌。”李四順強調。

采寫/攝影:南都記者 黃小殷

我的“雙水村”

4天左右的時間看完了《平凡的世界》,可能是看過電視的緣故,讀起來給我的刺激不是那麽的強烈,但也在曉霞犧牲後同感少平的悲痛而熱淚盈眶。雙水村里大大小小的事,各色各樣的村民,讓我想到了自己的村子:

我們村是個小自然村,總共壹百人出頭的樣子,大傢壹個姓,祠堂里供奉的是同壹個祖宗,村里根據血緣的親近形成了四個分支。聽父親說,爺爺小時候,過繼給了其中男丁稀少的壹支,可後來本傢的男丁也因各種原因少下去了,就又把爺爺接了回來,壹頭壹半。我無法想象那現在想來略帶喜感,在當時卻飽含悲慘的年代,最終的結果就是我們傢跟這兩支都是近親關係了,哪邊辦事情,我們傢都是其中的壹份子。當然,村子很小,實際上整個村子的人都很熟悉,熟悉每壹張臉,熟悉每壹個名字。我剛出生,爺爺奶奶就都去世了,那個年代,連個遺像也沒有,我隻在他們留下的身份證上看過他們的樣子,在長輩們的訴說中,了解壹些關於爺爺的事情,從大傢的口中知道爺爺以前是大隊長,大傢都還唸他的好,這讓我常常感到驕傲。

我們村在浙江跟安徽交界的大山里,是個窮山溝,但在我出生的年代里至少吃穿已經不愁了。記憶里,村里人都友愛可親,小時候爸爸在外面打工,媽媽壹個人拉扯我,很多時候她自己上山忙農,我自己在村里逛悠,到了飯點,媽媽還沒回來,村里人看到了就會招呼我去他們傢吃飯,幾乎村里的每壹戶傢里我都去蹭過飯,我就是傳說中吃百傢飯長大的孩子!每每想起,都有壹種幸福洋溢在心間,我真誠的感激著村里可愛的人們。

農村里最歡樂的日子當然是過年了!我們的年是從臘月二十四開始的,這壹天,當年輪值的男主人從傢里取出保存了壹年的祖宗像,在爆竹聲、村樂隊的鑼鼓聲中,恭敬地將其請到祠堂,掛上祖宗像,正式開始過年了。

最早的祖宗像在文革的時候燒了,右邊的是文革後重新畫的,年數久了,近些年又新畫了左邊這張

到了除夕當天,中午簡單的吃點,各傢各戶開始貼春聯,然後男人們帶著孩子們去祖先墳前祭拜,最早的時候似乎也會在廟前還有養豬牛的欄前貼張紅紙插個香,自傢的這壹套完成後,大傢陸陸續續帶著祭品開始在祠堂里聚集,當幾個村樂隊的骨幹到齊後,就開始演奏壹套的曲子,敲鑼打鼓好不熱鬧。當年輪值的人傢在村里老人的指點下將壹些固定的祭品擺弄好,年輕的小夥子們去放壹通爆竹,然後全村人開始祭祀祖先,祭拜天地。這時候各傢的年夜飯也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各傢將年夜飯擺上供桌,再簡單祭拜壹下,就各自回傢了。每傢三聲爆竹後,年夜飯開始了,辛勞了壹年的人們,好好犒勞壹下自己吧。

年夜飯後,孩子會收到長輩們的壓歲錢,寄託著長輩們的深切祝福!

接下來就是村里最歡樂的夜晚了!傢傢戶戶都來到祠堂,男人們聚在壹張桌子周圍,開始他們熱衷的賭博,這壹天的賭博我覺得值得為他說上壹兩句:絕大部分的村里人平日里是都不會沾染這個的,但這壹天,很多人都會來湊個熱鬧,桌上壹定設了壹個相對較低的上限,但沒有下限,導致有個別七八十歲的老人也壹定要擠到桌前,大傢也都識趣的把位置讓給他,全村的男人們即使不伸手,但也會站到邊上看個熱鬧,最里壹圈幾個人坐著,再有壹圈人站著,還有的站在登上,最外面還有個別趴在樓梯上的,小小壹個房間里擠滿了人。女人們也都會在這壹天晚上來到祠堂邊上的小廣場上,在周邊的某戶人傢門口坐著,閑聊著村里的舊事新鮮事。

到了8點多的光景,祠堂里開起了酒席,桌上擺起各種幹果零食,酒水飲料,每傢的男人、孩子都歡聚在祠堂里,吃著喝著,大聲聊著,熱熱鬧鬧,壹派歡樂景象!

酒席過後,大傢零零散散的分開來了,輪值的人傢收拾完,在壹些人的幫忙下開始製作金銀元寶等祭祀用品;男人們四人壹組,分散到幾戶人傢里開始打牌;孩子們奔跑在村子的各個角落,敲著鑼鼓,放著鞭炮……大傢都還沒睡,在等待著某個重要時刻的來臨。

每年的時辰都要請風水先生算好,在下午祭祀的時候用壹張紅榜貼在固定的位置,這是開門迎新年的重要時辰!提前壹兩個小時左右,各傢先開自傢小門,父親領著孩子在中堂壹番祭拜,然後在傢門口放起鞭炮爆竹,爆竹聲此起彼伏。然後,大傢又壹次的開始在祠堂聚集,這次走的是側門,大門在吃過酒席後就關上了。祠堂里,輪值的人傢已經做好了準備,擺放著各種祭祀用品和煙花爆竹。村里最年長的兩位手提著燈籠,主祭人端著供牌,其他人壹手拿香,壹手拿著煙花爆竹或別的什麽,在長者帶領下打開祠堂大門,有序的走出去,大人們邊走邊提醒孩子不要踩門檻上了,大傢聚集在祠堂外面的小廣場上,開始祭拜天地,這壹過程莊嚴肅穆!廣場中間燃起了火堆,爆破手們分散在兩側離人群稍遠壹些的地方開始燃放煙花爆竹,整片天空都亮了,新的壹年開始了!

大年初壹,按習俗女人是不燒飯的,這壹天早上,要男人起來燒壹鍋長壽麵。這壹天大傢也都不出門,都在祠堂那壹塊或聊天或打牌。

大年初四,這天的流程跟二十四那天基本壹樣,就是反著來,新壹年的主事人在村樂隊的陪同下,取下祖宗像,恭請回自己傢敬存,等待著下壹次的登場。年這就算過完了!

這是我記憶里小時候的過年景象,這些年大傢的日子都更好了,我這壹輩的都在城里有了工作,爸爸壹輩的也大都在外面打零工,媽媽們都在外面帶孫子,村里零星幾個老人,也壹年年的少下去了。每年也就清明、秋收、過年這三個時節,村子里才又恢復往日的人氣,但終究是回不去了。說起來,村里集體開門迎新年的這個儀式我都有幾年沒參與過了!

前幾年,老傢爆發了山洪,上遊的壹個村子被毀的不成樣,整體搬遷了,那年回去看到挖掘機在拆房,眼睛不禁有些濕潤,萬幸,我們村沒什麽損傷。山溝溝里的小村莊,那裏有我童年珍貴的記憶,那是我的根啊!

作者:admin | 分類:直播平臺 | 瀏覽:9 | 迴響:0